&cid=
03中文 > > 盛世婚宠:早安,厉先生 > 第715章 乔珊的怀疑
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乔宁知道乔珊不喜欢她,因为她也不喜欢乔珊,两个人的三观存在着严重差异。所以,谁看谁都不顺眼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乔珊的样子倒是比之前在京城见到时好多了,至少不像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。现在的她又恢复以往的青春靓丽,甚至比以前更漂亮,她总觉得乔珊似乎在脸上动过刀子,像是整容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都跟她没有关系,她也不想跟乔珊吵架。

    对徐萌林振清说:“你们走吧!一路顺风,到家了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徐萌瞥了一眼乔珊,悄声对乔宁问:“你一个人没问题吧!要不要我留下来帮忙?”

    “放心,又不打架。”乔宁说。

    徐萌这才点头,拦了一辆出租车,和林振清离开。

    等徐萌和林振清离开后,乔珊才冷哼一声说:“真是没想到,这么多年了你们关系还是这么好。乔宁,一向比我运气好,连朋友都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我们三观契合,那些跟你走不到一起的朋友,恐怕也是因为你们原本就心怀各异。”乔宁讽刺。

    乔珊说:“乔宁,你现在用不着一开口就对我冷嘲热讽。我知道,我的确是不如你,我早就已经承认了。可是你真的好吗?你辜负了曾邵溢对你的感情,你也是欠下情债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到曾邵溢,我倒是想到一件事,我听说你现在跟战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是跟战戬在一起,怎么了?有问题吗?”乔珊不等乔宁说完便大方承认。

    乔宁虽然早就知道这件事,但是看她亲口承认,还是震惊了一下,随后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我只是好奇,你们两个怎么会走到一起。”

    乔珊说:“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我见到战戬的时候。他说我的这颗痣很美,所以,我就跟了他了。反正曾邵溢又不爱我,也不许我在他身边。不管我怎么努力,因为你,我连在他身边的资格都没有。所以,我只能另做打算。不然,我总不能一个人躲在哪里想念他而哭泣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“痣?”乔宁皱眉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想到,方慈似乎在那个位置也有一颗痣。乔珊跟他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,毕竟男女有别。可是却很巧,都在那个位置长了一颗痣。

    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战戬才会将乔珊收在名下。

    战戬……对方慈的感情,还真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你没想到,我也会有这种机遇吧!”乔珊冷哼说。

    乔宁抿了抿唇不说话,对于乔珊的这种机遇她不知道该替她喜还是悲。她这个样子,或许连替身都算不上吧!

    不过她想乔珊应该也不在乎,反正对她而言,只要战戬能给她带来利益。别的什么,又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。”乔宁说。

    说完转身,打算回医院。

    跟乔珊她实在是没什么好谈的,谈过往满是痤疮。谈以后,三观不合,多说多错多说无益。

    “慢着。”乔珊却突然叫住她。

    乔宁愣了愣,转过身看着她问:“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乔珊抿了抿唇,犹豫了一会才缓缓问:“曾邵溢怎么样了?我一直打听他的消息,但是却打听不到。你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吗?他的病有没有好?”

    “应该……好了吧!”乔宁说。

    上次一起去俄罗斯,曾邵溢已经痊愈了。应该分开之后也不会再复发吧!所以算是应该好了。

    乔珊一听便生气道:“什么叫应该好了,他是为你才的病的,你居然说应该好了。你这样是不是太没良心,太丧心病狂。”

    “乔珊,你是不是太无聊了。我和曾邵溢的事情不用你多管闲事,而且你明知道我不爱他,我能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呵,是,你是不能怎么样。因为你不爱他嘛,所以他的死活跟你没有半点关系。可是乔宁,你也长点心好不好,他有多爱你啊!为你连性命都能豁出去,你就不能对他多一点关心?我知道,之前你跟他去了俄罗斯,可是这两个月我就失去他的消息了,一点消息都没有。乔宁,我不像你那么幸运,你爱的人也同样爱你。可是我爱曾邵溢,哪怕他不爱我我也爱他。所以他的一点点消息,对我而言就是活下来的动力,你知道吗?可是现在我却失去他的消息了,你让我该怎么继续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他之前在俄罗斯为了救我受伤,再然后被他家里人接回京城,我也没有他的消息,我打听过他的伤势,也是怕他有什么意外,不过听说已经痊愈了。但是精神状态不太好,于是他们家里人就把他送去修养,我想应该没事。如果有什么事,曾家定当会对外宣布的,或许是人家家里的机密,不便对外说。”乔宁抿了抿唇,将知道的都告诉乔珊。

    可是乔珊却皱眉,拧着眉头说:“真的吗?真的只是去修养了?可是我怎么听说,他父亲又收养了一名养子。还将他名下的财产都让那个养子打理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乔宁皱眉,摇头说:“我不知道,有这种事情吗?”

    乔珊道:“怎么没有,我打听的清清楚楚。现在他父亲对那个养子很是器重,走到哪里都带在身边,极力地栽培。这个样子,根本就是不将曾邵溢放在眼里。曾邵溢那个人的性子你也是知道的,向来小气的很。难道他父亲就不怕他生气?还是,已经不用担心他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乔宁心一悸。

    不用担心他生气?乔珊这句话的意思她明白,她是担心曾邵溢出了事。而且,还是没有自主能力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会去打听的,这件事不用你操心。”乔宁心里突然有些烦躁,总觉得有些事情在心里若有若先,却又让她抓不住。

    于是,脾气变得也不好起来,冲乔珊怼了一句便立刻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乔宁。”乔珊气得咬牙切齿地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可是乔宁理都不理她,更加让乔珊气愤不已。气得在门口跺脚,直到战戬过来,她还青着一张脸跺个不停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