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cid=
03中文 > > 若水三千 卿独怜一枝 > 第206章:沈钧带走小君
    苏瑾苦笑了声,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虽然很心疼苏瑾,但是我却没有再开口安慰她。

    并没有经历过这种事的我,没办法感同身受,即便可以,我也不想跟她说那些大道理。

    道理都懂,可是处在麻烦里,很多时候就无法真正做到看透。

    这社会上,不知有多少人的婚姻就是坟墓。

    没什么是能尽善尽美的。

    后来我们一起躺在那张并不算大的病床上,苏瑾一直紧紧的抱着我,时不时的说上两句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打从知道苏瑾肚子里是个女孩之后,陈扬他妈就彻底没了好脸色,甚至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让苏瑾打胎。

    陈扬跟陈母都闹了几次,已经有点水火不容了。

    加上陈母那些话这说多了,苏瑾现在神经很敏感,久而久之,对苏瑾影响自然很大。

    我有时候气得也是不行,如果不是处在这个圈子里,这种事真实的发生在身边,我都无法想象,生儿子在老一辈的观念里到底多根深蒂固。

    我曾在新闻上见过一则新闻,地点是福建那边,听说那边尤其重男轻女,有的人为了生儿子,一连生了九个女儿,有的更是在怀孕到能检查性别时,得知不是男孩,当场就在医院做了人流。

    不少网民怒骂,谴责男方家庭,谴责女方太懦弱,这是一种悲哀,却又是无法彻底清除的社会现象。

    就像在一些偏远山区,他们对买卖妇女是犯罪的都没有意识,花钱买媳妇,当牲口一样喂着,只为生儿子,传宗接代。

    若是女儿,直接就扔河里。

    这是真实事件。

    在上流圈内,又十分看重门当户对,就像陈扬他妈一样,一个活生生的例子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苏瑾终于把自己想说的话都说完之后,就抱着我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见她不说话了,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肚子,要是孩子以后长大了知道这些事,会不会很难过呢?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我和苏瑾刚起来没多久,陈扬就提着两份新鲜出炉的早餐来了,后面还跟着一脸担忧的苏明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昨天晚上把埋在心里的事情都说了出来,苏瑾今天的心情明显比昨天好了不少,脸上也多了几分血色。

    这让一旁的苏明和陈扬都放心不少,尤其是苏明,我想估计是昨天苏瑾哭了的事让他知道了,所以刚一进来的时候,苏明明显是沉着脸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碍于我们还在这里,苏明并没有表现得太过,跟苏瑾说了两句话过后,就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。

    虽然苏瑾有些不好意思,不过陈扬却很坚持要喂她吃早餐,喂粥的动作也温柔的像要滴出水来一样。

    看两人感情这么好,我心里也安慰了不少,只要陈扬还喜欢苏瑾,陈扬他妈就算作出花来,也没有多大的用。

    吃过早餐之后,我便放心的离开了医院。

    回到家时,正好碰上送睿儿跟小君上学回来的冬叔,听到冬叔说晟儿跟祁儿昨天见我又不在家,立马就都吵着要见我的时候,我心情更加愉快了不少,这两个小家伙还是这么黏人。

    在家里补了个觉,下午带着晟儿跟祁儿在家里玩了会。

    到了快要放学的时候,我提出和冬叔一起去接两个孩子放学。

    刚下车,就看到睿儿有些焦急的站在学校门口左右张望,像是在找什么。

    我以为他是在等我们,扬着笑走了过去:“还在看什么啊,你妈我这么大个活人在这呢,对了,小君呢?”

    我看了眼,没见到小君。

    自我从老挝那边回来,对于乔寒的事,我也没跟小君说,其实是不敢说吧,就让她以为乔寒还在那边,还活着,也不是件坏事,至少有个念想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在等她,她今天没在我们说好的地方等我,现在都已经放学半个小时了,我去她教室找过,人都走完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睿儿这话,我立马有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这时,原本站在不远处的冬叔也面带焦急的走了过来:“少夫人,没找到小君,我刚刚给小君的班主任打电话,班主任说小君一下课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在场的人都不由脸色一变,睿儿更是有些激动的拉着我手道:“妈妈,我们一定要找到小君。”

    我和萧长卿平时对睿儿都很放心,因为比起其他的孩子,睿儿很明显要早熟很多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睿儿在很多方面都像是翻版的萧长卿,不管遇到什么事情,总是会流露一种超出年纪的冷静。

    小君比睿儿大些,加上小君心智也早熟,不需要怎么操心。

    之前两人都是在学校等着冬叔让人来接,这次却出了意外,我自然也心急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小君会没事的,再四处找找。”

    小君这个孩子很文静,不爱跟人说话,在学校也没什么朋友,也许是因为父母的原因,她一直都不怎么容易亲近陌生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孩子,不会无缘无故被人从学校骗走,如果是直接抢人的话,在放学这样人流量密集的时间,也不可能不被发现。

    短短几分钟之类,我接连否定了很多的猜测,整个人的情绪不由变得暴躁起来。

    而冬叔早在知道小君不见了时,就已经立马安排人在学校里进行大搜查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过去,搜查的人都开始陆陆续续的回来了,但是结果却都是并没有找到小君的踪迹。

    见状,睿儿脸上浮现了焦急:“妈妈,我也要去找小君,说不定她是在哪里等我,等得睡着了,是我一时大意,才把小君弄丢了的。”

    见他这样焦急,我立马拉住他,安抚道:“睿儿,小君的事不怪你,妈妈已经让人去找小君了,小君那么聪明,肯定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然而我的话并没有让睿儿安静下来,反而让他更加焦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收到消息急忙赶过来的萧长卿也赶到了。

    见到萧长卿来了,我不由松了口气,就像找到了主心骨一样。

    我跟萧长卿大致说了下小君失踪的事。

    睿儿也在一旁说:“小君不会自己走掉,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,她肯定是出事了,爸,你快让人放大范围去找。”

    萧长卿皱眉:“爸爸答应你了,放心,一定会找到小君的,你先跟你妈妈回去,等找到了人,我会带着小君回来。”

    睿儿紧握着小拳头,期盼的望着萧长卿:“爸爸,我可以跟你一起去找小君吗?”

    我跟萧长卿面面相觑,最后萧长卿同意了:“好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冬叔再次派出去找小君的人都已经全部回来了,然后带回来的消息却统统都是没有任何踪迹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睿儿比我们更急,小小的年纪,那说话的语气就有点上位者颁发号令了:“冬爷爷,再增加人手找。”

    小君失踪的事,自然惊动了学校。

    冬叔一边派人找,我们也要让人去调查学校监控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学校自然是配合的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我们终于看到放学时间段学校里以及学校路口的监控录像。

    在看到录像里那个熟悉的身影时,我和萧长卿都不由脸色一变,居然是沈钧。

    从录像上来看,小君应该是下课没多久就到了学校门口,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沈钧突然出现,抓住了小君的手。

    被沈钧抓住的小君自然是选择反抗,然后两人又僵持了好一会儿,大概是因为沈钧说了什么,小君突然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见她安静下来,沈钧立马拽着小君向马路的另一头走,被拉着走了一段距离后,小君突然又回头朝着学校看了两眼,然后就消失在了录像中。

    看完录像后,我和萧长卿不由对视一眼,两个人的心事都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为什么沈钧居然会想到要来把小君接走呢,难道是因为乔寒吗?

    见我们都不说话,睿儿问:“爸爸,妈妈,为什么沈叔叔带走了小君。”

    睿儿并不知小君是沈钧的女儿,这事,我们也不可能去特意告诉一个十岁不到的孩子。

    听到睿儿这么问,我不由转头看向他说道:“睿儿,那是小君的爸爸。”

    听到说沈钧是小君的爸爸,睿儿不由愣住了:“她的爸爸?可是我从来都没有听到小君提起过,沈叔叔做了许多伤害妈妈跟爸爸的事,他现在带走小君,会不会对小君不利?爸爸,你说过会把小君带回来,现在已经知道是谁带走了小君,你能把她带回来吗?”

    因为考虑到孩子还小,所以有关我们和沈钧之间的事,我们都没有跟孩子说过。

    但是不代表睿儿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以前沈钧待睿儿是真的好,甚至想哄着睿儿叫他爸爸。

    乔寒死了,小君是沈钧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,他竟然回来带走小君,那就必定不会送回来,而我跟萧长卿,也没那个资格去向沈钧要回小君。

    我们并不是小君的监护人。

    面对儿子的请求,我跟萧长卿都犯难了。

    这种事,还是得萧长卿去跟睿儿沟通。

    萧长卿看了我一眼,将睿儿带了出去,父子俩去沟通了。